人大重陽網 黃海洲:GDP持續增長是中國大國崛起的經濟路
當前位置: 首頁  /   趨勢研究  /   全球治理論壇  /  

黃海洲:GDP持續增長是中國大國崛起的經濟路

發布時間:2022-02-23 作者: 黃海洲 

由于2020年中國在抗擊新冠的防疫政策、社會組織及宏觀層面的應對有效,成為世界大國里GDP唯一取得正增長的國家,其他大國基本上2020年經濟都有非常大的衰退。英、法兩國的GDP下滑差接近10個點,其他一些大國,包括美國在內,也都有非常明顯的經濟衰退。

編者按:2月15日,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聯合中國人民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院主辦、中國人民大學全球治理研究中心承辦、一克納米及巨豐金融研究院協辦的全球治理論壇(2022年春季)順利召開,本次論壇的主題為“新冠將逝,大國何為”。這是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全球爆發以來,中國智庫首次公開討論新冠消逝后的大國局勢。本次論壇邀請政治、金融、疾控、經濟等領域的專家共同討論,并發布重磅報告《傳染病與大國興衰:基于歷史實例的研究》。中金公司董事總經理、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海洲作主旨演講。以下為演講實錄:


中金公司董事總經理、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黃海洲


劉元春校長、李君如校長的發言使我深受啟發,王文院長的報告也是高屋建瓴,非常精彩。


今天我從全球宏觀市場的角度就今天的議題發表一些看法。


第一,各國應對疫情的政策,包括宏觀層面的財政、貨幣政策值得分析比較。新冠疫情有可能對歷史進程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這一點在王文院長發布的《傳染病與大國興衰》研究報告里有非常精彩的分析。新冠疫情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重要方面體現在宏觀經濟和資本市場層面。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宏觀經濟層面有幾個重要的變化:


1、由于2020年中國在抗擊新冠的防疫政策、社會組織及宏觀層面的應對有效,成為世界大國里GDP唯一取得正增長的國家,其他大國基本上2020年經濟都有非常大的衰退。英、法兩國的GDP下滑差接近10個點,其他一些大國,包括美國在內,也都有非常明顯的經濟衰退。當一個國家遇到像新冠疫情這樣巨大的沖擊時,這個國家的治理能力、組織能力就顯得尤為關鍵。中國在應對新冠疫情過程中表現出的組織力量,讓世人矚目。


2020年,由于其他國家在應對新冠疫情的組織力方面暴露出了不少問題,他們的主要政策應對就只能依賴宏觀政策,包括財政刺激和貨幣擴張。以美國為例,2020年3、4月份的時候美國股市發生了四次熔斷,造成了全球市場,特別是美國市場的恐慌。當時市場中很多人認為,美國可能會出現像2008-2009年那樣的金融危機,甚至引發經濟大蕭條,使美國處于長期的大衰退。1929年大蕭條發生后,1933年底美國的GDP規模只有1929年的1/3。1933年美國的股指只有1929年的1/10,失業率上升到25%。


2020年4月后,美國把M2增長速度提到20%,而美國經濟正常年份的M2增長只有5%左右。從2020年4月份到2021年4月,美國的財政赤字擴大了到6萬億美元。


依靠強財政和貨幣刺激,2020年美國的股市得到企穩,去年也表現不錯,但是2020年美國的經濟衰退還是比較明顯。進入2021年后,美國開始面臨明顯的通脹壓力,最新的CPI通脹達到7%。這么高的通脹壓力也將會迫使美聯儲提前加息,并引發市場擔心。美國股市正在進行調整。


2.美國宏觀政策應對力度大,但行政政策應對力量相當弱,而且在疫情早期對形勢有誤判。從去年5月開始,資本市場就關注美國通脹預期上升。到去年年底,美國的通脹預期進一步上升,2022年股市沒有出現“”一月效應“”。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力度加大、加息的時間提前。以美元為主的流動性拐點,正在給市場帶來新的壓力,尤其是對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壓力可能更大。比如土耳其,因為新冠疫情控制得不好,經濟增長乏力,導致本國貨幣對外幣有大幅度的貶值,引發了相當大的資本外流情況。


在經濟沒有恢復,匯率壓力比較大的前提之下,這個時候美國預期加息對市場造成的壓力會給像土耳其這樣的國家帶來一系列新的壓力。如果他們要保匯率,應該跟隨美聯儲加息。但如果這樣做,會對本國經濟的增長產生相當大的負面作用。如果要穩國內的經濟,可能需要降息,匯率壓力會相當大,會加大資本外流的壓力。


這是2022年一些新興市場國家面臨的新困境,在這個兩難困境中,加息、減息都會有非常大的風險。


自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穩增長的政策以來,人民銀行已經開始向降息方向做政策調整,市場期待相關部委,包括財政部、發改委等等都會有一系列穩增長的政策出來。今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 市場也期待“十四五”規劃的細則里有相關大型投資項目推出,對中國經濟長期增長有相當重要的影響。


市場上也有一些人有這樣的疑問,就是在美元流動性拐點到來之后,新興市場國家面臨比較大的壓力,中國穩增長措施到底會不會面臨美元流動性拐點帶來的新的壓力?我個人認為這個壓力是不大的,有幾方面的原因:


第一,2020年中國是唯一取得GDP正增長的大國,為宏觀調控和未來經濟增長贏得了新機遇期和政策空間。2020年5月份以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明顯的升值。2020年和2021年全世界受新冠疫情的沖擊比較大,供應鏈方面也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但中國是一個特例。中國經濟增長不錯,出口也相當不錯。所以,從2020年5月份以來,不光是人民幣匯率兌美元是持續升值的,我國的外匯儲備也在不斷增加,這使得我們的匯率政策有新的政策空間。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在美元流動性拐點到來之后,仍然有比較好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對的空間。我們的政策處在一個相當好的位置,經濟增長的前景還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第二,大國崛起是靠一個國家國力的持續提升,經濟層面則體現在一個國家GDP的持續增長。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是實現中國大國崛起的經濟路徑,市場也預期在2030年前后中國的GDP規模會超過美國,成為全世界的第一大經濟體。


2021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的穩增長政策,有利于支持中國經濟更好地持續增長,實現大國崛起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經歷了新冠疫情的巨大沖擊,中國經濟經受住了考驗,交出了相當亮麗的答卷,這是令人鼓舞的。


謝謝大家!


(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 ;微信公眾號:rdcy2013)

销魂少妇啪啪
  • <xmp id="uw2uw">